• 最新论文
  • 五年前,他不折手段和她离婚。五年后,他抱着娃堵门求复婚 胡梅尔斯:下半场多特表现更好,感觉像丢了2分 五年前,他不折手段和她离婚。五年后,他抱着娃堵门求复婚 摩羯座一周运势09.23——09.29 摩羯座一周运势09.23——09.29 摩羯座一周运势09.23——09.29 【新时代东北振兴】庆安县稻作文化公园:与稻米产业发展中心融为一体 母女车库遭碾压,女儿不幸身亡!这种错很多人在犯 21岁男子性奸杀害5岁侄女埋尸树下,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成功拿地1年后,占地8.85亩华飞捷座项目规划曝光! 党建篇 | 庆祝新中国70华诞!广东卫视主持人宣传片上新啦 走进·服务 | 矿大曹鹏把“厚生”写进工作的每一天 走进·服务 | 矿大曹鹏把“厚生”写进工作的每一天
  • 推荐论文
  • 五年前,他不折手段和她离婚。五年后,他抱着娃堵门求复婚 胡梅尔斯:下半场多特表现更好,感觉像丢了2分 五年前,他不折手段和她离婚。五年后,他抱着娃堵门求复婚 摩羯座一周运势09.23——09.29 摩羯座一周运势09.23——09.29 摩羯座一周运势09.23——09.29 【新时代东北振兴】庆安县稻作文化公园:与稻米产业发展中心融为一体 母女车库遭碾压,女儿不幸身亡!这种错很多人在犯 21岁男子性奸杀害5岁侄女埋尸树下,被判终身监禁不得假释 成功拿地1年后,占地8.85亩华飞捷座项目规划曝光! 党建篇 | 庆祝新中国70华诞!广东卫视主持人宣传片上新啦 走进·服务 | 矿大曹鹏把“厚生”写进工作的每一天 走进·服务 | 矿大曹鹏把“厚生”写进工作的每一天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五年前,他不折手段和她离婚。五年后,他抱着娃堵门求复婚

    来源:www.jch10086.com 发布时间:2019-10-10

      2019 米诚书城

      五年前,他不折手段和她离婚。五年后,他抱着娃堵门求复婚

      陆氏集团。唐言蹊面不改色地走进了会议室。

      几位考官分别坐在两侧,中间最尊贵的位置,空着。

      那人不在。

      主考官冯总工程扫了她一眼,遗憾道:“我们不能录用你。”

      唐言蹊心里一紧,第一个念头是自己的身份被陆仰止猜到了!

      很快她又反应过来,陆仰止不在这里,光是看她递上去的那些资料,估计连她亲爹都认不出她来。

      更何况,如今的他,怕是已经忘记她是谁了。

      忍着心底突如其来的不适,唐言蹊镇定地问:“理由?”

      

      “你是女性。”主考官道,“在这个职位上陆总向来不看好女性,只是今年负责初审的HR也刚上任不久,不知道陆总的习惯,才把你的简历送了上来。给你添麻烦了,很抱歉。”

      唐言蹊一怔,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唐言蹊的眉骨都跟着跳了三跳,按着眉心不知所措。

      以她对陆仰止的了解,他不爱喝酒,但他毕竟是个生意人,还是个金融界只手遮天的大鳄,所以榕城所有会员制的高端消费场所都有他一个专用包厢。

      怎么会跑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喝得烂醉如泥?

      角落的厉东庭老早就坐不住想冲出去了,被池慕声色平平地一句话拦住:“三哥千杯不醉,你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放眼整个榕城,哪个犄角旮旯不是陆家的地盘?只要他乐意,就算掘地三尺挖出来的土都得姓陆。作为陆家的嫡长子,陆仰止出来进去的自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以至于他刚一踏进夜色的大门,厉东庭和池慕就已经同时收到消息了。

      池慕刚开始也觉得奇怪,直到夜色门口出现了一道纤细窈窕的身影——竟然是那个女人!

      他原本平静自若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身旁厉东庭亦是眯起眸子低咒道:“真活见鬼了。”

      内容摘自公众号,米诚书城。回 陆少 看全部!

      图源网络,侵删!

      五年前,他不折手段和她离婚。五年后,他抱着娃堵门求复婚

      陆氏集团。唐言蹊面不改色地走进了会议室。

      几位考官分别坐在两侧,中间最尊贵的位置,空着。

      那人不在。

      主考官冯总工程扫了她一眼,遗憾道:“我们不能录用你。”

      唐言蹊心里一紧,第一个念头是自己的身份被陆仰止猜到了!

      很快她又反应过来,陆仰止不在这里,光是看她递上去的那些资料,估计连她亲爹都认不出她来。

      更何况,如今的他,怕是已经忘记她是谁了。

      忍着心底突如其来的不适,唐言蹊镇定地问:“理由?”

      

      “你是女性。”主考官道,“在这个职位上陆总向来不看好女性,只是今年负责初审的HR也刚上任不久,不知道陆总的习惯,才把你的简历送了上来。给你添麻烦了,很抱歉。”

      唐言蹊一怔,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唐言蹊的眉骨都跟着跳了三跳,按着眉心不知所措。

      以她对陆仰止的了解,他不爱喝酒,但他毕竟是个生意人,还是个金融界只手遮天的大鳄,所以榕城所有会员制的高端消费场所都有他一个专用包厢。

      怎么会跑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地方喝得烂醉如泥?

      角落的厉东庭老早就坐不住想冲出去了,被池慕声色平平地一句话拦住:“三哥千杯不醉,你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

      放眼整个榕城,哪个犄角旮旯不是陆家的地盘?只要他乐意,就算掘地三尺挖出来的土都得姓陆。作为陆家的嫡长子,陆仰止出来进去的自然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以至于他刚一踏进夜色的大门,厉东庭和池慕就已经同时收到消息了。

      池慕刚开始也觉得奇怪,直到夜色门口出现了一道纤细窈窕的身影——竟然是那个女人!

      他原本平静自若的脸色顿时变得凝重,身旁厉东庭亦是眯起眸子低咒道:“真活见鬼了。”

      内容摘自公众号,米诚书城。回 陆少 看全部!

      图源网络,侵删!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