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论文
  • 爱好收藏烟标 这名公交司机在车队办起了小展览 辽宁省网络安全宣传周 校园日主题活动在沈阳启动 潍坊未来最抢眼的辖县:青州、高密落榜,发展不可估量 辽宁省网络安全宣传周 校园日主题活动在沈阳启动 辽宁省网络安全宣传周 校园日主题活动在沈阳启动 潍坊未来最抢眼的辖县:青州、高密落榜,发展不可估量 湖北省研究生院排行榜TOP10,优质资源扎堆,2所985,5所211 2019曲靖教师招聘考试教育学:课程之易混淆知识点 有哪些? 生活小百科 | 什么样的南瓜比较好吃 湖北省研究生院排行榜TOP10,优质资源扎堆,2所985,5所211 生活小百科 | 什么样的南瓜比较好吃 十年的便秘,被我两味药治好!我把方法送给你 姐弟恋曝光!吸血邓伦捆绑韩东君,金晨又搭上成龙外甥?
  • 推荐论文
  • 爱好收藏烟标 这名公交司机在车队办起了小展览 辽宁省网络安全宣传周 校园日主题活动在沈阳启动 潍坊未来最抢眼的辖县:青州、高密落榜,发展不可估量 辽宁省网络安全宣传周 校园日主题活动在沈阳启动 辽宁省网络安全宣传周 校园日主题活动在沈阳启动 潍坊未来最抢眼的辖县:青州、高密落榜,发展不可估量 湖北省研究生院排行榜TOP10,优质资源扎堆,2所985,5所211 2019曲靖教师招聘考试教育学:课程之易混淆知识点 有哪些? 生活小百科 | 什么样的南瓜比较好吃 湖北省研究生院排行榜TOP10,优质资源扎堆,2所985,5所211 生活小百科 | 什么样的南瓜比较好吃 十年的便秘,被我两味药治好!我把方法送给你 姐弟恋曝光!吸血邓伦捆绑韩东君,金晨又搭上成龙外甥?
  • 热门标签
  • 日期归档
  • 爱好收藏烟标 这名公交司机在车队办起了小展览

    来源:www.jch10086.com 发布时间:2019-10-03

      2019 七爷说

      

      9月18日早上,在太原公共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三公司三车队的门口,十几块展板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这些展板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图案,走近一看,原来是不同样式的烟标。大家一聊才知道,原来是车队同事史惠涛办的小展览。

      小展览很简单,每个展板上粘贴着不同颜色、不同图案的烟标,但收集这些烟标的背后又有哪些故事?山西晚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史惠涛。

      大家说:长见识了,很多烟标没见过

      18日上午11时许,山西晚报记者来到三车队,在大门口,工作人员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讨论着展板上的烟标。“那个我见过,小时候我用它叠过元宝和别人玩。”“这是见得最多的。”“这个真没见过,应该比我年纪还大。”“这都是太原的?”……

      面对大家的讨论,这些烟标的主人史惠涛站在一旁也听得很认真,有人和他开玩笑:“舍得把你的这些宝贝拿出来了?”史惠涛笑了笑,站在展板前给众人介绍起来:这些都是他收集的由原太原卷烟厂生产的软包装香烟的烟标,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到现阶段的都有,涉及到各种品牌,有大光、双头凤、五台山、迎泽等等。

      山西晚报记者看到,这些烟标中,有些是“三无”烟标,只有名字,没有条形码、尼古丁或焦油含量以及“吸烟有害健康”的提示;有些则是成套的比较美观的烟标,比如一套名为《晋阳》的烟标,一共10枚,每一枚上都有一名古代仕女,她们神态、服装、动作各异;有些则是含有特殊意义的烟标,比如一枚“解放牌”的烟标,是1949年由当时的晋华卷烟厂出品的,这枚烟标的正面反映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太原通过城门——首义门的情景,背面则突出太原解放的日期——4月24日。

      除了这些,展板上还有一些史惠涛认为很有意思的烟标。他走到一块展板前,“你们知道这是什么烟吗?”史惠涛一边说,一边用手遮住了烟标下的说明。周围的人看着烟标上的字纷纷开始猜测:“吉祥?”“古什么?”“看不出来呀!”“GB是什么?”……看着没有人能说出来,史惠涛揭晓了正确答案:“是古并,不过确实很容易让人误解成‘吉祥’。”刚说完,人群中不由得发出“哦”的声音。

      “最常见的是‘大光’,其他很多都没见过。”公交司机王先生说,他今年32岁,自己不抽烟,但身边有很多烟民,“小时候也会看到父辈们抽,所以有印象,但真的没想到原来太原卷烟厂生产过这么多品牌的香烟。”他的话,在围观人群中引起了共鸣。

      他说:因为喜欢,千方百计搜集上万枚烟标

      山西晚报记者数了数,现场的展板一共有15块,展出的烟标有150枚左右,而这些只是史惠涛众多烟标收藏的一部分。“把这些烟标展示出来,让更多人知道这些历史。”史惠涛介绍,从他搜集到的资料看,太原卷烟厂从1930年晋记烟公司起到2003年被重组为山西昆明烟草有限公司,至今已有89年的历史了,虽然在不同的时期太原卷烟厂的名称不同,但至今生产出来的香烟有3000多种,“光这一点就有很多人不知道吧!”史惠涛说,他虽然一直在收藏烟标,目前也只能说是收藏了一部分。

      史惠涛介绍,按照他们圈内人的划分规则,就算是普通人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两枚烟标,但如果按照小区别来讲,可能就是两枚不一样的烟标。“我们分大区别和小区别,大区别就是颜色或者比较明显的区别,小区别可能就是一字之差或是烟标上标注的焦油或尼古丁的含量不同,那就是两枚不一样的烟标。”他说,虽然他现在收集了一万多枚烟标了,但真正的种类并不多。

      “没别的,就是喜欢。”说起收集这些烟标的初衷,史惠涛说,对烟标的喜爱是从孩童时期就开始了,大约从1991年开始收集烟标。小时候喜欢烟标,是为了玩,但慢慢地,他觉得烟标上的各种图案很漂亮、很好看,就开始有了收集烟标的想法。

      收集的多了,他也开始慢慢了解烟标背后的历史:比如太原卷烟厂名字的变迁,由晋华卷烟厂到军管第十三工厂,再到恢复为晋华卷烟厂,再从太原烟草公司到太原烟草厂……“一开始各种查资料,后来我加入了烟标专业委员会,就接触更多了,还专门买了各种和烟标有关的书,丰富自己的知识。”史惠涛说,他最喜欢的是“紫气东来”,那是一个套系,不方便带到现场展览,他邀请记者去家里观看。

      他想:把这些烟标制作成山西地图

      走在路上,史惠涛随手捡起了路边的一个烟盒。“我的好多烟盒都是这么来的。”他告诉山西晚报记者,早在许多年前,一些烟标爱好者有的会按照地域收集,有的则是不分类型都收集,还有人找饭店的服务员,找酒店的清洁工,让帮忙留意客人留下的烟盒。他的烟标,除了自己购买、捡拾,还有部分是朋友帮忙收集的,或者是他用自己多余的和别人换来的。

      现在,史惠涛的手机上有许多全国各地烟标爱好者的微信群,每天他都会关注群里发的消息。有一次,他看到一枚喜欢的烟标,和对方软磨硬泡了将近半个月,对方才把烟标让给他。说是让,其实是史惠涛花钱购买的。

      在史惠涛的家里,山西晚报记者见到了他说的“紫气东来”,在房间的柜子上,满满摆了一层:各种紫气东来的香烟、海报,还有打火机、雨伞等周边产品。在一排紫气东来的香烟上,还有他自己做的小名牌“山西太原史惠涛收藏室”。这些香烟中,大部分是实物烟,也有个别是模型。他拿起其中11盒,让山西晚报记者找不同。记者仔细一看,原来这些香烟的右上角,都印有一些名胜古迹,有云冈石窟、五台山、应县木塔等等,是山西11个市的代表。史惠涛告诉山西晚报记者,这些香烟当时生产出来,都是分别向各个市级行政单位销售的,在省城有些根本买不到的。“我找人帮我在当地买,然后再给我寄回来。”他说。

      除了紫气东来,史惠涛收藏的大部分烟标,都被他仔细藏在了一个个文件夹中,每个文件夹能放几十枚,而这样的文件夹,他就有十几本。“还有一些藏品和书被放在地下室了,家里放不下。”史惠涛说,很多时候,他一个人在家,能对着这些烟标看一下午都不觉得累。

      现在,史惠涛除了会继续收集烟标外,还有个打算:想打印一份由烟标组成的山西地图。可是这个想法,却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地图模板暂时不能实现,但他说自己会一直找下去的。

      山西晚报记者 张梦莹 通讯员 王玉 实习生 原宇杰

      

      9月18日早上,在太原公共交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三公司三车队的门口,十几块展板吸引了大家的注意:这些展板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图案,走近一看,原来是不同样式的烟标。大家一聊才知道,原来是车队同事史惠涛办的小展览。

      小展览很简单,每个展板上粘贴着不同颜色、不同图案的烟标,但收集这些烟标的背后又有哪些故事?山西晚报记者就此采访了史惠涛。

      大家说:长见识了,很多烟标没见过

      18日上午11时许,山西晚报记者来到三车队,在大门口,工作人员三三两两围在一起,讨论着展板上的烟标。“那个我见过,小时候我用它叠过元宝和别人玩。”“这是见得最多的。”“这个真没见过,应该比我年纪还大。”“这都是太原的?”……

      面对大家的讨论,这些烟标的主人史惠涛站在一旁也听得很认真,有人和他开玩笑:“舍得把你的这些宝贝拿出来了?”史惠涛笑了笑,站在展板前给众人介绍起来:这些都是他收集的由原太原卷烟厂生产的软包装香烟的烟标,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到现阶段的都有,涉及到各种品牌,有大光、双头凤、五台山、迎泽等等。

      山西晚报记者看到,这些烟标中,有些是“三无”烟标,只有名字,没有条形码、尼古丁或焦油含量以及“吸烟有害健康”的提示;有些则是成套的比较美观的烟标,比如一套名为《晋阳》的烟标,一共10枚,每一枚上都有一名古代仕女,她们神态、服装、动作各异;有些则是含有特殊意义的烟标,比如一枚“解放牌”的烟标,是1949年由当时的晋华卷烟厂出品的,这枚烟标的正面反映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太原通过城门——首义门的情景,背面则突出太原解放的日期——4月24日。

      除了这些,展板上还有一些史惠涛认为很有意思的烟标。他走到一块展板前,“你们知道这是什么烟吗?”史惠涛一边说,一边用手遮住了烟标下的说明。周围的人看着烟标上的字纷纷开始猜测:“吉祥?”“古什么?”“看不出来呀!”“GB是什么?”……看着没有人能说出来,史惠涛揭晓了正确答案:“是古并,不过确实很容易让人误解成‘吉祥’。”刚说完,人群中不由得发出“哦”的声音。

      “最常见的是‘大光’,其他很多都没见过。”公交司机王先生说,他今年32岁,自己不抽烟,但身边有很多烟民,“小时候也会看到父辈们抽,所以有印象,但真的没想到原来太原卷烟厂生产过这么多品牌的香烟。”他的话,在围观人群中引起了共鸣。

      他说:因为喜欢,千方百计搜集上万枚烟标

      山西晚报记者数了数,现场的展板一共有15块,展出的烟标有150枚左右,而这些只是史惠涛众多烟标收藏的一部分。“把这些烟标展示出来,让更多人知道这些历史。”史惠涛介绍,从他搜集到的资料看,太原卷烟厂从1930年晋记烟公司起到2003年被重组为山西昆明烟草有限公司,至今已有89年的历史了,虽然在不同的时期太原卷烟厂的名称不同,但至今生产出来的香烟有3000多种,“光这一点就有很多人不知道吧!”史惠涛说,他虽然一直在收藏烟标,目前也只能说是收藏了一部分。

      史惠涛介绍,按照他们圈内人的划分规则,就算是普通人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两枚烟标,但如果按照小区别来讲,可能就是两枚不一样的烟标。“我们分大区别和小区别,大区别就是颜色或者比较明显的区别,小区别可能就是一字之差或是烟标上标注的焦油或尼古丁的含量不同,那就是两枚不一样的烟标。”他说,虽然他现在收集了一万多枚烟标了,但真正的种类并不多。

      “没别的,就是喜欢。”说起收集这些烟标的初衷,史惠涛说,对烟标的喜爱是从孩童时期就开始了,大约从1991年开始收集烟标。小时候喜欢烟标,是为了玩,但慢慢地,他觉得烟标上的各种图案很漂亮、很好看,就开始有了收集烟标的想法。

      收集的多了,他也开始慢慢了解烟标背后的历史:比如太原卷烟厂名字的变迁,由晋华卷烟厂到军管第十三工厂,再到恢复为晋华卷烟厂,再从太原烟草公司到太原烟草厂……“一开始各种查资料,后来我加入了烟标专业委员会,就接触更多了,还专门买了各种和烟标有关的书,丰富自己的知识。”史惠涛说,他最喜欢的是“紫气东来”,那是一个套系,不方便带到现场展览,他邀请记者去家里观看。

      他想:把这些烟标制作成山西地图

      走在路上,史惠涛随手捡起了路边的一个烟盒。“我的好多烟盒都是这么来的。”他告诉山西晚报记者,早在许多年前,一些烟标爱好者有的会按照地域收集,有的则是不分类型都收集,还有人找饭店的服务员,找酒店的清洁工,让帮忙留意客人留下的烟盒。他的烟标,除了自己购买、捡拾,还有部分是朋友帮忙收集的,或者是他用自己多余的和别人换来的。

      现在,史惠涛的手机上有许多全国各地烟标爱好者的微信群,每天他都会关注群里发的消息。有一次,他看到一枚喜欢的烟标,和对方软磨硬泡了将近半个月,对方才把烟标让给他。说是让,其实是史惠涛花钱购买的。

      在史惠涛的家里,山西晚报记者见到了他说的“紫气东来”,在房间的柜子上,满满摆了一层:各种紫气东来的香烟、海报,还有打火机、雨伞等周边产品。在一排紫气东来的香烟上,还有他自己做的小名牌“山西太原史惠涛收藏室”。这些香烟中,大部分是实物烟,也有个别是模型。他拿起其中11盒,让山西晚报记者找不同。记者仔细一看,原来这些香烟的右上角,都印有一些名胜古迹,有云冈石窟、五台山、应县木塔等等,是山西11个市的代表。史惠涛告诉山西晚报记者,这些香烟当时生产出来,都是分别向各个市级行政单位销售的,在省城有些根本买不到的。“我找人帮我在当地买,然后再给我寄回来。”他说。

      除了紫气东来,史惠涛收藏的大部分烟标,都被他仔细藏在了一个个文件夹中,每个文件夹能放几十枚,而这样的文件夹,他就有十几本。“还有一些藏品和书被放在地下室了,家里放不下。”史惠涛说,很多时候,他一个人在家,能对着这些烟标看一下午都不觉得累。

      现在,史惠涛除了会继续收集烟标外,还有个打算:想打印一份由烟标组成的山西地图。可是这个想法,却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地图模板暂时不能实现,但他说自己会一直找下去的。

      山西晚报记者 张梦莹 通讯员 王玉 实习生 原宇杰

    友情链接: